一組觸動內心深處的圖片,看過之后淚奔了


他們有著天使般的臉龐,卻無法看見自己的模樣。曾經,他們也心懷夢想,但現實卻讓夢想無處安放。

11月15日,何氏眼科眼基因公益篩查隊的醫生在黔南州特殊教育學校認識了28位這樣的盲童。

當隨隊記者讓他們面對鏡頭說出自己的夢想時,16歲的水族少女笑著說:“我喜歡唱歌,小時候想過當歌唱家,現在……我的夢想是當個按摩師。”她笑的時候,美麗的大眼睛無法聚焦。而這樣的笑臉,卻擊碎了專家們的心。

隨隊專家、何氏眼科遺傳眼病門診主任孫巖說:“我是一個父親,更是一個眼科醫生,一個從事基因技術的科研人員,當聽到孩子們說,他們愛好唱歌、彈琴……夢想卻是當一個盲人按摩師時,我覺得,我的工作,不僅僅是眼基因研究,更是通過創新科技創造未來,實現孩子們夢想的公益事業。”

王璀.jpg

21歲少女王璀,因雙眼先天性青光眼導致左眼球摘除,她說:“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醫生,以后,如果可能,我更想做一名盲人教師。”

莫祥楠.jpg 

20歲的水族青年祥楠,是位才華橫溢的青年。黑格爾、叔本華的書籍成為他最佳精神食糧,也練就了他的非凡談吐以及辯證的人生觀,他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哲學家。他的聲音具有磁鐵般的魔力,讓人忍不住想靠近,想聆聽。

張木杉.jpg

16歲的水族女孩兒木杉,因為特別喜歡唱歌,小時候的她夢想成為一名歌手;后來因為眼睛看不見,她開始學習按摩技能,希望將來能夠成為一名優秀的按摩師。只是,鏡頭前不經意的哼唱將她內心深處對音樂的渴望表露無遺。

劉桂江三兄弟.jpg

布依族兄弟,桂江和邦洲,因同樣的眼病喪失視力,還有一個襁褓中的弟弟命運如何牽動著醫療隊專家的心,醫療隊為一家人做了基因采樣。

陳倩.jpg

因為誤診,直至11歲的小倩才被確診為“先天性青光眼”,多年的高眼壓使她的視神經嚴重受損,如今17歲的她右眼僅有光感,左眼只能模糊辨認一米內的物體。她的一句“醫生,我的眼睛還有救嗎?”,令人心痛不已。

鄭航佳抽血.jpg

8歲的航佳,由于早產,雙眼眼球發育遲緩,四個月時視力只有光感,如今她只有左眼僅存0.02的微弱視力。采集基因血樣時,爸爸的這一動作令人動容,外型粗獷的父親愛得如此細膩……

吳永霖一家三口.jpg

11歲的苗族少年永霖,因雙眼視神經萎縮,他的右眼只剩光感,左眼連一尺內的物體都看不清。盡管家中還有兩個弟弟,但父母對他的愛絲毫沒有減少。

面對生活,他們依然樂觀堅強

微信圖片_20171124093115.jpg

這里的孩子個個多才多藝,生活給了他們諸多磨難,他們依然樂觀堅強、積極向上。音樂、小號、薩克斯、鑼鼓是他們生活中的好伙伴,每個孩子都在這里找到了一方天地。

手工圖.jpg

聾啞孩子的陶藝作品,他們在無聲世界里用藝術表達對生活的熱愛

 微信圖片_20171124092709.jpg

展望未來,基因技術為阻隔家族遺傳帶去曙光

孫巖主任介紹:“基因測序的發展,將為那些被遺傳眼病夢魘籠罩的家庭帶來福音。”

作為眼基因庫,何氏眼科與國投集團、央企扶貧基金合作開展“天下無盲”遺傳性眼病基因篩查項目,通過了解相關眼疾的出生缺陷及遺傳性疾病發病特點和遺傳規律,對致病基因進行篩查,早發現、早干預、降低遺傳出生缺陷,從而消滅先天性眼病。未來,何氏眼科還將走進全國更多省份,通過精準醫療助力精準扶貧。

微信圖片_20171124092651.jpg

醫療隊專家與黔南州特殊教育學校的師生們合影

月亮仙女电子